您现在的位置:网站搏天堂-首页>> 德育园地>> 学子心语>> 正文内容

文人与气氛[qì fēn]

作者:钱之璟 泉源[quán yuán]:高三年级 宣布[xuān bù][gōng bù]时间:2015年03月10日 点击数:

读完《苏东坡传》,看着谁人[shuí rén]年月[nián yuè]特有的文化气氛,不管是朝堂照旧[zhào jiù]民间,文人们活跃在各个阶级[jiē jí]之间,组成[zǔ chéng]中国历史上一道独占[dú zhàn]的风物[fēng wù],我想,或许只有那种气氛[qì fēn],那种风物[fēng wù]才气[cái qì]够孕育出苏东坡这样的人,不光光是苏东坡,司马光、范仲淹、欧阳修……,一个个闪灼[shǎn zhuó][shǎn yào]的名字,为宋朝的文明之光点上了一盏又一盏的灯。我想,只有在自由的地刚刚[gāng gāng]气[cái qì]发生[fā shēng]云云[yún yún]之多的各人[gè rén],种种[zhǒng zhǒng]差异[chà yì][chà bié]的头脑[tóu nǎo]火花才气[cái qì]在一起碰撞,发生[fā shēng]巧妙[qiǎo miào]的化学反映[fǎn yìng]。就拿王安石来说吧,且不说他小我私人[sī rén][xiǎo wǒ sī jiā]的刚愎自用之短处,就他所具有的打破传统的头脑[tóu nǎo]却是不寻常的。

人人都说宋懦弱,我却觉懦弱只是外貌[wài mào],只是宋朝君主轻武重文的政策,而更主要[zhǔ yào]的是文人的作用。着实[zhe shí][shí zài]古代文人可以改变许多工具[gōng jù],大到外洋[wài yáng]商业[shāng yè]、文化、科技、经济,小可以小到一样平常[yī yàng píng cháng]生涯[shēng yá]、衣食住行。可以说,自宋亡以后,中国的自由向上的面目[miàn mù]再也见不到了,而像苏东坡这样子豁达爽朗[shuǎng lǎng]、热忱潇洒[xiāo sǎ]再也没有了。宋亡,也是中国的批判头脑[tóu nǎo]、反抗精神的一次殒命[yǔn mìng][sǐ wáng]。苏轼在考进士时写的文章中,杜撰典故,就算是现在,又有哪个学生敢这么做呢?或许天才就是这么不凭证[píng zhèng][píng jù][gēn jù]常理出牌,桀骜不驯轻举妄动[qīng jǔ wàng dòng]的吧。我真想为他的轻举妄动[qīng jǔ wàng dòng]而拍手[pāi shǒu]。宋以后,那一个个战战兢兢、奴颜媚骨[nú yán mèi gǔ]的文人岂非[qǐ fēi]就不汗颜吗?

可以这么说,时势造英雄。英雄的泛起[fàn qǐ]需要时势的指导[zhǐ dǎo],苏东坡这样的人也需要时势气氛[qì fēn]的作育[zuò yù][zào jiù]。今世[jīn shì]中国想要出一个有才气的作家不难,但要出一个苏东坡却很难,所谓制度内作家,所谓御用文人,我们不愿被他们所代表,就要做出改变,历史会顺着好的偏向[piān xiàng]前进,我们也要信托[xìn tuō][xìn rèn][xìn lài]这一点。虽说宋之后的元,大开历史的倒车,但总的趋势总会向宿世[xiǔ shì]长[shēng zhǎng]。到了明末,依旧泛起[fàn qǐ]了经济的繁荣,市民阶级的兴起。

历史总爱和中国人开顽笑[kāi wán xiào],一次次封建朝代生长[shēng zhǎng]到极致,要向另一种全新社会过渡时,总会遭受到北方骑马民族的重创,汉人乐观起劲[qǐ jìn][nǔ lì]的态度也在这一次次的重创之后被消磨殆尽,只剩下一个满口之乎者也,不通时务,精神麻木容易[róng yì][qīng yì]的虚弱民族而已[ér yǐ],时代的气氛[qì fēn]不复开明,科举逐渐沦为作育[zuò yù][zào jiù]仆从[pú cóng]的手段,谁再敢在强权之下昂头反抗呢?文人阶级吗?那为何崇祯死时身边只有一个老太监陪同[péi tóng]?陆秀天没有了,文天祥没有了,岳麓书院战死的几百名书生也没有了。中原[zhōng yuán]精神拖着最后的余辉,留给众人[zhòng rén]一个单薄的背影走远了,而我们,只能在百家讲坛中去看一些小打小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