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网站搏天堂-首页>> 德育园地>> 学子心语>> 正文内容

作者:陆颖 泉源[quán yuán]:高二年级 宣布[xuān bù][gōng bù]时间:2015年03月10日 点击数:

长舒一口吻[kǒu wěn],酸涩的双眼照旧[zhào jiù]不自主地把最后一段文字又扫了一遍,闭上一会儿,眼光[yǎn guāng]投向还在行驶中的火车窗外。漆黑[qī hēi]一片,来时所见的丘陵、鱼塘和农家小屋,连轮廓都不见了。几点路灯光一闪而过,窗外的天下[tiān xià]重又被黑懊魅誟míng rì]剂臁M坊璩脸恋模:齕mó hú]间,摊开的书籍[shū jí]里传来了索缪城人窸窸窣窣的闲话声。透过黑洞洞的窗,葛朗台家萧森的大门就在眼前。

客厅里朦胧[méng lóng]的灯光依稀可见。噢,老葛朗台先生一定已经不得已闭上了追随了金子一生的眼睛去往了天堂[tiān táng],否则他怎会允许这屋子里泛起[fàn qǐ]第二根燃烧着的蜡烛?门边那扇被蛀蚀得快要散架的窗里,一群形形色色的男女正围着客厅的桌子打惠斯特牌,不时向主位上穿着寒酸的女子转达[zhuǎn dá][tōng bào]着美妙的赞词和谄媚的眼神。紧挨着她坐的男子[nán zǐ]有着一张令人生厌的面目[miàn mù],体面的穿着配上这张脸只添了几分滑稽,嘴里叫着“我们亲爱的欧也妮”。噢,这位蓬丰先生还未获得[huò dé]那令他垂涎多年能给他带来重大[zhòng dà][páng dà]财富的婚姻。那么,可爱的欧也妮呢?

夜渐深了,人们依依不舍地陆续脱离[tuō lí]这阴晦[yīn huì][yīn àn][hūn àn]破旧的宅子,少了人气的葛朗台府邸更显萧森。娜农吹熄蜡烛,将蓬丰先生刚送的鲜花扔掉,看了一眼坐在窗台边的小姐,悄悄地回自己屋去了。借着窗口洒下的银辉,欧也妮用温暖柔和的眼光[yǎn guāng]细细端详手中的首饰盒。七年的时间,盒子上的每一片金子,每一颗珍珠,早被她圣洁的眼光[yǎn guāng]轻吻了万万[wàn wàn]遍。透过叔叔、婶婶的肖像,她似乎[sì hū][hǎo xiàng]看到了那令她魂牵梦萦的帅气身影隔了大洋在对她微笑。她的眼光[yǎn guāng]落在了窗外花园里那条虫蛀的木凳上,追念[zhuī niàn]起他们沐浴着晨光注视[zhù shì]相互[xiàng hù]纯净的眼睛,说出“永远属于你”的誓言。他人再周密[zhōu mì][zhōu dào]美妙的赞美都无法博得她的半点笑容,但此时她的嘴角明确[míng què][míng bái]向上弯起。此时的她比七年前多了几分忖量[cǔn liàng],少了几分羞涩,爱却未减半分。可怜的欧也妮不知道,她苦苦盼了七年而音讯全无的情人[qíng rén]正在统一[tǒng yī]片月光下,在不远的巴黎戏谑地写着令她肝肠寸断的信,心里做着美美的贵族梦。她心里的永远都是谁人[shuí rén]英俊又重友谊[yǒu yì][qíng yì]的表弟,令她怜爱的夏尔。

透过车窗厚厚的玻璃,透过快要散架的破窗框,欧也妮充满爱意的圣洁眼光就这样清晰地穿透了浓浓黑夜,直映到了我的心底。是了,七年的时间能改变的工具[gōng jù]太多。在同样履历[lǚ lì]了无数变故和这个充满铜钱臭的社会的熏陶后,夏尔和欧也妮都屈从于了人世[rén shì]利益的盘算。差异[chà yì][chà bié]的是夏尔的灵魂寄托早已追随款子[kuǎn zǐ][kuǎn xiàng]和职位[zhí wèi]而去,而欧也妮却仍有着丰满[fēng mǎn]的恋爱[liàn ài]与信仰。也正因此,两人最终分道扬镳。大师把欧也妮塑造成了一小我私人[sī rén][xiǎo wǒ sī jiā]间圣母,在给予她圣母的爱心与圣洁的同时,也绝不[jué bú]留情地给了她圣母孤苦[gū kǔ]的灵魂。她悄悄[qiāo qiāo]地燃烧着,在窗外黑洞洞的天下[tiān xià]里照出一点人性之光,同时淡然地走向永恒的终点。

火车驶进都市[dōu shì][dōu huì]了,车窗外的漆黑[qī hēi]被麋集[mí jí]的灯光彻底打碎。我庆幸,我的时代并没有被貌寝[mào qǐn]和漆黑[qī hēi]充斥,但我也知道,它仍需要更多的灼烁[zhuó shuò][guāng míng]来自净。我愿意做这窗外一点细小[xì xiǎo]的光。